☆豆芽菜乙女部★

乙女部歡迎熱愛乙女系東西的朋友們唷♪

【注意一下】

閻翎

Author:閻翎
歡迎眾乙女系愛好者來到這裡!
請大家盡量留言搭訕\(*´∇`*)/

乙女遊戲心得請按照分類自己尋找。
雖然分類裡面也有不少是預計要玩,但還沒玩的XD"

*同人遊戲定義:非遊戲公司出產的遊戲

另外和遊戲相關的DRAMA、LIVE、動畫之類的心得,也一併放在相關遊戲的分類當中喔。
然後如果想看和乙女系無關的文章,請前往本部唷☆
本部:http://blog.yam.com/angry3435369
還有,文章內有P.S.的,都是搬家過來的心得,P.S.是搬家的時候順便加上去的短感想~~

順便想請大家注意一點事情www
請不要詢問商業遊戲載點,這點最重要!
免費的同人遊戲如果官網方面的載點掛了,可以找我要。(不保證全部都有留檔喔)
☆請絕對不要盜文唷
( ・o・)/・゜゜・。

以上!
請大家一起瘋乙女吧
((((((((=^-^)(^^*))))))))))

【三国恋戦記】荀文若

cg_011.jpg
這是一個認真到有點可愛的男人……但我玩他的路線玩到睡著。
雖然只有幾秒,而且有大半是因為過敏而腦袋昏昏沉沉的關係啦……
接下來的三輪我已經決定好順序了,玄德→雲長→孔明。
至於為什麼把孔明擺最後……除了因為真相的關係,還有就是我怕攻略他之後剩下的兩隻引不起我去攻略的慾望,導致我放棄全通關XD"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關於文若

 

就如同我第一句話所說,文若是一個認真到有點可愛的男人。

他認真到不會轉彎,認真到有點笨,所以認真到好笑XD

只要有笑點的人我都會喜歡的,所以文若也能擠進目前我的愛的排行榜喔!

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大概是第六名吧。(←目前只玩了七個角色

順便一提,墊底的是翼德,但是翼德的名次是第六名(這代表什麼意思我就不用多說了吧XD?)

 

其實說真的,我一開始對文若這個男人簡直是「一點興趣也沒有」,因為這種一臉嚴肅的男人我真的超沒興趣的。(注意,只有「男人」喔。)

就好比那雲長也是一樣因為這樣,讓我沒什麼興趣。

所以這類人物我只能玩過之後才能確定我到底會不會有愛,而文若可以說是在邊緣處。

 

他很認真,講話也比較嚴厲,對花的懷疑表現的相當直白,證明他很正直。

這種人好對付((?)),不怕被他從背後捅一刀。

同時他也相當的忠誠,對漢王室是如此,對曹孟德更是如此,所以我才看他不爽。(喂)

認真的文若請不要劈腿好嗎?睜大你的雙眼看清楚你要輔佐的是誰啊!

當然真要說起來,文若肯定是忠於漢王室的,不然一開始的命運怎麼會是為了阻止孟德自立為王而自殺呢?(雖然我覺得這種舉動超蠢的……)

也所幸孟德並非真有這種打算,又有花在中間斡旋,讓文若終於下定決心說清楚講明白,然後和漢王室分手……不、是選擇忠於一直以來一起奮鬥過來的孟德。

 

說起來,文若是一個對於自己不懂的事情,會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呢。

而且做事說話都要有條理,但是面對無厘頭的人也只會搖頭嘆氣,大概是覺得「再跟這傢伙說下去也沒用」吧XD"

 

啊,對了對了,文若的外表是同屬於不太貌美的那一掛,但是看到他的笑容我很喜歡!

他的笑容一點都不可愛,卻有一種自信的感覺,讓我看著就覺得心情很好。(和因為可愛而萌得半死是不一樣的心情啊~)

順道一提,文若其實還是有某張CG讓我覺得很美的喔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劇情大捏他

 

主線跳啊跳~

 

當花被孟德救起後,雖然孟德對她很好,但是文若一整個就是很懷疑花的身分。

在花想要見孟德,拜託他把書還給自己時,就被文若叫去質問她為什麼要見孟德。

聽了理由後就不斷的說花的舉動很自私任性,而且對花的態度就是很差勁,不斷表現出懷疑、不相信花的態度。(雖然這其實很正確,像孟德那樣反而很詭異XD")

之後文若甚至叫花去幫他工作,主要是想測試一下花。

雖然花一開始說不做做看不知道自己會不會,但是下一秒花就無言了……因為她看不懂中文字XDDD

結果就是被文若懷疑得更嚴重了啦!

不過被文若問到為什麼看不懂字還會珍惜那本書時,花只能回答說那對她來說是必需品!

至於理由什麼的都不能說,文若的眉頭就一直緊皺,都快能夾死蚊子了啦!

幸好後來元讓跑進來找文若,讓花得以解放啊……

 

當晚子龍就潛入花的房間,說隔天同一時間會來接花回玄德軍。

隔天早上醒來時,文若卻跑來找花,問她知不知道昨晚有入侵者的事情。

單純又老實的花就說是玄德的人來接自己回去,自己是為了書而還沒離開。

而嚴厲的文若就要花做好被懲罰的準備後就離開,花則是去找孟德要書……當然是沒有成功,只能向孟德借來看而已。

不過卻在書上看到文若以後會因為和孟德之間產生嫌隙而自殺。

回到房間後花就想要改變這個未來,為此就必須把須拿回來,所以不能回到玄德軍,便把身上的外衣丟到窗外,希望子龍注意到後獨自逃走。

只是半夜時子龍還是親自跑來聽花的選擇,而花告訴他緊接著的赤壁之戰一事後,還請子龍把玄德給的外衣還給他。

 

幾天後孟德軍即將出發前往江陵,在出發前一天辦了宴會,花則被侍女打扮完後帶去參加宴會。

到了會場就看到文若,而文若則是瞪著花……(文若一定是表面沒事,內心則被盛裝打扮的花給激得波濤洶湧吧XDD)

後來從文若那裡得知是孟德叫花來參加宴會,但衣服是文若準備的~

接著花就被命令做侍女的工作,幫武將們倒酒之類的,只是這工作讓花做得很不習慣,就以拿新酒為由跑到外面,但卻遇上文若。

文若說宴會是為了提高士氣而辦的,雖然他自己是不太喜歡,但有這個必要性。

至於文若為什麼會在外面,就只是因為他不太會喝酒,所以跑到外面來讓腦袋清醒一下~

一邊想著文若會這樣用普通的態度和她說話搞不好就是醉了,花一邊向文若道謝衣服的事情。

看文若一臉複雜的表情,花還以為是自己穿起來很不好看,但文若又說不是。

後來文若坐在地上時,花就想說會打擾到文若就要回去工作,卻被文若拉住叫花留在這裡就可以了,雖然理由是說花倒酒的技術太爛會害武將們士氣滑落XD"

100_20100924160953.jpg

之後文若就講起他和孟德過去的事情,也說到花在圖書館時在書上讀到是失敗的黃巾之亂,在這裡是成功的。

在黃巾之亂時文若逃走了,但卻不時覺得自己當時是不是應該留下保護皇太子。

還有說到孟德能夠達成平定亂世的目標,在花心想兩人既然都以此為目標,又為什麼會產生裂痕時,文若的說話聲音越來越慢、越來越小聲……

101_20100924160953.jpg

是的,然後文若就睡著了XD

當花臉紅心跳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時,元讓就及時出現了~

原來文若一喝醉就會像平常一樣說話,但卻會在突然之間睡著啊。

最後是元讓把文若搬回房間,得救的花也趕緊回房間去了。

 

隔天孟德軍就要出發往江陵,花就著急的跑去見孟德,表示想要一起去,並希望如果自己在戰場上有提出有貢獻的策略的話,孟德能把書還她。

雖然文若很反對,孟德還是答應了,而文若則是返回許都留守。

 

赤壁一戰我就不說了,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孟德那篇,因為兩篇的戰爭是一樣的。

 

赤壁之戰結束後,花就跟著孟德回去許都,然後在孟德以書做為交換的情況下答應擔任軍師,在文若的底下做事。

拿著書回房間後,花就把棋子換回去,翻閱之後發現空白頁都不見了,同時書又開始發光!

想到文若和其他人的事情,花就想說還不能回去,於是白光過後花又在一陌生樹林中。

當花還在想怎麼回事時,文若疑惑的聲音就傳來,讓花驚訝了一下。

文若一說他本來是為了隔天的工作來找花,花就完全確定文若被自己拖下水了。

在花向文若道歉,而文若還是完全不了解狀況的時候,就有山賊不知道追著誰跑來,卻正好撞見文若兩人,就打算把搶劫目標換成他們。

只是文若一整個狀況外就算了,面對山賊的搶劫還要花說明現在的狀況,甚至還罵山賊……文若你不想活的話麻煩自己去,不要拉我們家的花下水啊!!!

這時候小孩子以及跑步的聲音傳來,以為是官人來抓人,山賊就趕快逃走。

結果出來的是一對父子,他們是山賊本來追著的人,發現山賊要襲擊花他們,就想出這個辦法來趕走山賊。

被問到兩人為什麼在這裡時,文若就開始很認真的敘述自己遭遇的狀況,讓那個父親完全不知道該講什麼話。

而當那個父親說了兩人所在時代的年號時,文若又很認真的說對方錯了什麼的……結果是花趕緊跳出來說文若是自己的哥哥,腦袋有病卻不承認自己有病,兩人正在求醫的旅途中才瞞混過去的XDDDD

102_20100924160952.jpg

最好笑的是文若一直否定自己有病,對方就一直說文若好可憐XDD

文若一露出這表情我就快笑死了(爆笑)

最後在小孩子的提議下,兩人就到父子家借住一晚。

 

晚上兩人獨處時,文若當然就要求花說明整件事情的原委,而花也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。

當然文若還是很難相信,但又不得不相信,接著為了確認事實的真偽,兩人決定往洛陽去。

花也想到文若是孟德軍很重要的人物,如果不見了一定會讓大家傷透腦筋,便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文若回去原本的時代。

 

幾天後兩人到達一個荒涼的村落,猜測是賊寇所為後,兩人就因為天色變暗而決定在附近的小屋過夜。

103_20100924160952.jpg

說到文若對生火撿柴之類的都很習慣,文若就說自己在逃避黃巾之亂而返鄉時有過這樣的旅行經驗,不過那時的文若有僕人也帶有足夠的錢。

後來講到孟德要讓漢王朝再興,建造一個和平的國家。

文若曾被看面相的說有輔佐王的才能,至於孟德則被說過是亂世奸雄,所以他打算輔佐孟德。

只是說到文若很信任孟德時,文若卻沉默了一下才說自己信任曹孟德,讓花覺得有點奇怪。

 

繼續旅行幾天後,文若又開始抱怨第一次做這麼遭的旅行。

聽到文若說他換了枕頭就會睡不著時,我又笑了……而且花還回說現在沒有枕頭啊XDDD

至於文若抱怨的乾芋頭,花也說咬一咬會有甜味很好吃啊。

在花說只要到了洛陽就沒問題時,文若就反問有什麼根據,花立刻回答:「沒有!」

而文若除了嘆氣外什麼也沒說。

這時候花就已經逐漸習慣和文若相處,還發現文若對這種無厘頭的答案很沒轍~

 

沒多久兩人就抵達了叫榮陽的城鎮,看到一個小男孩因為拿著質地不好銅錢,所以老闆不給買藥,就連經過的士兵也欺負那個小男孩。

就在花看不下去時,文若就走過去問藥的價值後,把自己母親給的東西給老闆,因為是金做的精緻品,所以可以賣不少錢。

不過一邊的士兵就說文若一身髒兮兮,懷疑是文若偷來的。

這時文若就向老闆說如果這東西被沒收他就會拿不到錢,還會被人說是不賣要給小孩的冷血男人。

被這麼一說,老闆就立刻答應拿藥來換那精緻品。

問文若那東西很重要不是嗎?文若就老實的說是很重要,原來那東西是他母親在他離鄉時給的守護物,只是雖然重要卻不是在也得不到的東西,他一點都不覺得拿來交換很可惜。

只是接下來文若卻說很傷腦筋,因為他本來打算在緊要關頭拿來換錢的,現在卻什麼都沒有了。

花就笑說就算一直吃乾芋頭也沒關係,還心想文若是一個非常正直又老實的人啊。

 

到了洛陽後,文若終於完全確定兩人身在十年前。

之後為了要回去原本的世界,為了讓黃巾之亂成功,花就用書來看這樣的策略。

向文若說明策略之後,就是要想辦法實現策略,為此文若就帶著花到皇宮,表示自己有辦法。

到皇宮沒多久,就有某個官吏向文若搭話,似乎是認識的人。

在我還在想原來文若也是十年來沒有老的恐怖傢伙的時候,官吏的一句「好像變老了」就打破我的妄想了XDDD

當官吏問花是誰時,文若猶豫了一下就說是他撿到的侍從,讓官吏說很難得。

後來終於進入正題,講到黃巾黨的事情,當文若說要和對方仔細談談時,官吏就叫文若晚上再去找他。

離開皇宮後,文若就說一定會讓對方照著策略走,而他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從洛陽逃走……

 

晚上文若回來後,就確定判亂軍會照著策略行動。

說完這個文若突然問起花當初一個人到這個世界,會不會不安?

花當然是很不安,而被問到為什麼不回玄德軍時,花就說自己很擔心文若。

文若自然是不知道花在擔心什麼,又問她不想回玄德軍或原本的世界嗎?

花當然又立刻說想回去,不過現在她是想要和文若一起回到孟德軍所在的地方。

 

幾天後黃巾之亂開始,但是宮殿卻燒了起來!

聽到消息的文若就趕緊衝進皇宮,見到那個官吏就立刻質問為什麼,結果竟是一部份的叛亂軍暴走而造成的。

一心想保護皇帝和太子的文若就不顧阻止衝進宮殿裡,花當然也跟著跑進去,就算文若叫花出去,她也沒有出去。

雖然因為火勢太大,花叫文若離開,文若還是不願意,還說如果漢王朝的血脈斷掉的話,這個國家就會滅亡!

這時花聽見嬰兒的哭聲,兩人一起去找便發現個嬰兒,抱起他時卻從其衣服中掉落出玉璽,也就是說這嬰兒就是太子!

當文若叫花藏起玉璽、帶著嬰兒逃出去,而自己打算繼續去找皇帝時,董卓就跑出來說他們已經把皇帝帶到安全的地方,並要花把嬰兒和玉璽都交出來。

說著士兵就要上前搶走嬰兒,而文若就跳出來阻止,表明不會把太子交給逆賊。

就在董卓要斬了文若,而花要上前阻擋時,被燒毀的屋頂就要掉落,董卓立刻要人上前搶走嬰兒,此時書掉在地上發出光芒!

燒毀的屋頂也正要掉落──

104_20100924161428.jpg

文若就衝上去護住花!!!!!!

 

幸好同時間因為書的關係,兩人就這樣回到了原本時代的花的房間。

因為一下子放鬆了下來,花就腳軟讓文若趕緊扶住她。

正好這時候元讓一邊說打擾了一邊打開房門!!!

三人沉默了一下後,元讓就又說句打擾了就要離開XDDD

105_20100924161428.jpg

文若臉紅了、文若臉紅了啊~~~(狂笑)

為了解開誤會文若趕緊叫住元讓!

元讓:「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啊。」

文若:「不是的,這是──」

元讓:「因為有人說看到可疑的光芒我才來看看的,沒什麼事情就好。」

文若:「所以說──」

元讓:「不用擔心,我不會和孟德說的。他如果知道你們是情侶,不知道會因為有趣而計劃什麼。」

花:「情、情侶……!?」

文若:「元讓大人──」

元讓:「我什麼都沒看見,所以你們也不要太公開的做這些事。」

文若:「元──」

元讓:「告辭了。」

反正元讓就是完全不聽文若辯駁就是了XDD

之後文若也出去確認是不是真的是原本的時代,而花想起文若保護自己的行為,逐漸有某種感情萌生出來~

 

開始在文若底下工作幾天後,孟德又召見花,說起了涼州的事情。

簡單說就是孟德想要得到涼州,以免對方和仲謀他們聯手,然後要花想想有沒有什麼策略。

回到房間拿起書看的花就發現之後涼州的太守‧壽成會被孟德處刑,進而開始了戰爭。

正在想有沒有什麼避免戰爭的方法時,文若剛好到來,詢問她有什麼想法。

看到花在看那本書,就又問書上對這次的事件寫了什麼?

花當然就照實說,並說自己想要找不用戰爭的方法。

雖然文若說現在是亂世,也會有需要流血的時候,但花就是想要找到別的方法,想要用這本書來救人,而不是殺人。

聽到花這麼說,文若就說他不但不能理解花的話,也不能理解花這個人,「……為什麼妳能夠率直的聽從自己的內心想法?」

後來文若就把花所說的事情反過來想,提出了讓壽成及其子得到相應地位,將涼州拉過來當伙伴的策略。

幾天後的軍議上,花就照著文若提出的策略,以及涼州變成敵人後的不利點提出意見,果然讓眾人折服,採用了這個策略。

106.jpg

為什麼我第一次看到文若的笑容竟然是在軍事會議上……我不服啊!!

 

涼州的事件結束後,在和平的某天花被侍女帶去見孟德。

看著侍女漂亮的衣裝,就忍不住盯著看,孟德知道後就叫花過去,拿出了很漂亮的羊脂玉,然後就直接幫花把它戴上,說是要給花上次獻良策的獎賞。

因為看起來很貴,所以花就說不能收下,結果孟德就靠近說這很適合花,很可愛~

這時文若正好來訪,說是徵稅的問題要和孟德談。(雖然文若還是那一號表情,但是他也是吃醋吃很大啊,看下去就知道了XDD)

花要離開時文若還叫花在回到房間前先把羊脂玉拿下來,免得被其他人看到因而心生嫉妒。

所以花就把項鍊藏在衣服下,然後下午也繼續幫忙文若的工作,只是文若一直心情很不好的樣子。

晚上花因為找資料而比較慢回去找文若時,發現文若竟然在打瞌睡!

115_20100924161509.jpg

老實說我覺得文若這樣也能睡覺真的好厲害……更重要的是第一眼看到這CG時我想的是:「路人甲出現了!」(喂)

因為怕文若這樣睡著會感冒,花便把自己的外衣披到文若身上,這時藏在衣服下的項鍊就跑了出來。

還以為不小心吵醒了文若,卻發現文若只是小小聲的在說夢話……

107_20100924161428.jpg

老實說吧文若,你其實醒著的是吧?能這麼準確的抓到項鍊,你不要騙我你在睡覺啦!你只是把眼睛瞇到看不見而已對吧!

文若的夢話就是那項鍊不適合花、花難道想要這種東西嗎?難道花喜歡孟德嗎?(當然後面那句沒說完啦,所以花聽不懂文若在說什麼。)

當花搞不清狀況時,文若終於醒過來了,還很有自覺得問花說他在睡著的時候對她說了什麼嗎?

想說文若既然不計得,那不要說比較好,花就說文若什麼也沒講。

聽花這麼說,文若也沒說什麼,就把花的外衣還給她,然後兩個人就又開始工作了。

 

幾天後難得有個空閒的時間,花就想說去問別的地方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事情,但卻被文若留下來,說就算是下午的書簡也有可能馬上送到,所以要花留在這裡等,同時又拜託花幫忙泡茶來。

花一走出房門外就遇到武將要找文若,一邊打招呼花就邊想說連武將的茶也一起泡。

到了廚房去時,廚師就跟花說文若喜歡的花茶是什麼,結果花就驚訝的說原來文若也會想這種事啊!?

廚師就笑了一陣後說文若不像表面上那麼嚴肅生硬的人,只是很忠於自己的立場而已。但是文若也是很認真的認,讓廚師擔心最近文若搞不好很累。

原來最近文武官都在說要皇帝禪讓皇位給孟德,而身為漢王朝之臣的文若自然不可能認同這種事。

也因此廚師才想叫花泡個他喜歡的茶給文若。

送茶回去給文若時,花就在想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文若和孟德之間有裂痕呢?回到房間時,那個武將也正好離開,拿茶進去的花就發現文若沒什麼精神。

花邊喝茶,邊想著孟德要稱帝的事情,當文若要她小心熱茶的時候,花就被燙到了……

108_20100924161427.jpg

緊張的文若就在檢查花的傷勢,讓花有點害羞。

在文若叫花去沖冷水時,花卻有點不想放開手,讓文若覺得奇怪。

這時花就問起孟德要稱帝的事情。

文若說孟德還沒決定那種事情,這不過是一部份的人在吵而已,孟德也不是那種在意形式和地位的人。

然後花就被文若趕去沖冷水,免得留下傷疤。

 

然而就在這幾天之後,壽成就和書上寫的一樣,因為被發現有暗殺孟德的企圖而被孟德處斬。

看了一下書,花發現文若的未來沒有改變,而書上也沒有任何空白頁,便擔心未來是不是不會改變了。

當花被孟德叫去時,花卻聽到文若和孟德的爭吵,主要就是針對處死壽成一事。

文若主張壽成是被陷害的,孟德根本就不該殺了他而挑起戰爭;孟德則是認為已經結束的事情再多說也沒用。

孟德還說壽成太過接近皇帝,皇帝也相當中意他,就算沒有這次的事情,壽成總有一天會因為相同的理由而被處死。

因為禪讓皇位的傳聞大概已經傳入皇帝耳中,所以皇帝才會想要暗殺孟德。

文若就問孟德是不是想要奪取皇位,孟德雖然沒有承認,但只說漢王朝的血已經腐壞了。

當文若又再一次質問孟德是不是打算做和董卓一樣的事情後,孟德就叫文若退下。

離開的文若雖然看到花,卻什麼也沒說的逕自離開,而花則是被孟德迎進房間吃點心。

問起壽成的事情,孟德就很乾脆的說密書是假的,但是壽成的確是打算要殺了自己。因為在抓到的使者的衣服內有皇帝給壽成的密旨,裡頭表明要討伐逆臣曹孟德。

孟德說文若雖然還不知道,但就算知道了也不會認同他所做的事情,還說文若一定是這麼想:「皇帝會想殺死我也是當然的,因為我是打算奪取皇位的漢朝賊臣。」

雖然孟德和文若在平定國家這一點一定是看著同樣的未來,但孟德說在那之後兩人所看的未來也許是不同的。

當花問孟德是不是不想重建漢王朝時,孟德也沒有給予正面的回答,只說他認為皇帝的存在是必要的。

 

之後孟德就帶軍西征,並獲得勝利。

孟德軍一片歡騰,就只有文若沉默著,而花卻什麼也做不到,只能乾著急。

在房間裡想著要怎麼改變未來的花又決定去外頭走走散心,正好遇到文若。

109.jpg

這張圖真的好美~玩到這裡我可是第一次發自內心的覺得文若很美的。

看著文若的樣子,讓花覺得很不安,彷彿文若會這樣消失不見似的,忍不住出聲叫了他,文若這時才注意到花的存在。

問他在做什麼,他就說自己只是在看月亮,還說今晚的月亮很漂亮,彷彿會被吸走似的。

深感不安的花就忍不住伸手抓住文若,發覺能碰到文若就有點鬆口氣,並說她覺得文若似乎會去到很遠的地方。

文若就苦笑說花是個奇怪的人,除了拿著奇怪的書之外,花的話還會常常讓他覺得困惑。

重複了下花所說的話後,文若又說今晚的月亮的確美到彷彿會吞噬掉看的人的靈魂。

花就叫文若不要說那種話,她會覺得很不安……

110_20100924161510.jpg

沉默了一下,文若就伸手去碰花的頭髮,花也不覺得討厭。

之後文若就問花現在還想回去原本的世界嗎?

花說不曉得,雖然他想見家人、朋友,但是……花心想現在她還不能回去啊。

這時文若就說自己決定跟著孟德後,就沒有想過回故鄉,因為他認為自己該待的地方就是孟德旗下。但是這樣看著月亮,第一次突然想回去哪裡……

 

之後許都依然是傳聞滿天飛,同時出現了孟德要把首都移到鄴這個地方去的消息,並且在那裡建造了名為銅雀臺的巨大宮殿。

這時文若收到密旨,內容為在今晚要討伐曹孟德,意思就是叫文若也參與計劃。

花雖然說要立刻通知孟德,文若卻沉默不語。

當花不安的問文若應該不會參與計劃的時候,文若就說不管用什麼手段,他都應該阻止孟德成為漢朝賊臣。

聽到這話花就問那真的是文若所希望的嗎?「我知道的文若先生……是個頑固卻正直的人,不管是什麼都像笨蛋一樣認真而直線的思考,就算是在繞遠路、就算是很麻煩,一直以來不是都做著正確的事情嗎?」

「你不是說過自己是輔佐孟德先生的人,支持他是你的職責嗎?」

「……文若先生不適合暗殺那種事。」

「那樣的文若先生不是文若先生!」

被花這麼一說,文若終於清醒過來,認為自己不該、也無法選擇這種手段來阻止孟德。

看著文若痛苦的樣子,花就說要早點告訴孟德這個計劃,文若卻還是不願意去,說現在的孟德不會聽他說話,只會認為他為了禪讓的事情而說這種謊。

雖然花說這種事情不說不會知道,文若卻說開始建設銅雀臺後孟德就沒有和他見過面,「我和丞相所選擇的未來完全不同,我現在已經很清楚的瞭解了。」

文若又說孟德的護衛都很強,暗殺計畫不會成功的,並說自己一直以來都在跟孟德說為了國家的安定須要漢王朝的血脈,「但是,我的話沒有傳達到丞相耳裡。丞相打算廢除漢王朝,自己成為新的皇帝。」

但並不是孟德親口說的,文若認為建設銅雀臺就是這種意思,建設比皇宮還要壯麗的宮殿,就是賊臣的作為!「我的話已經傳達不到丞相耳中……既然如此,什麼都不要說是最好的。」

「……那樣只是在逃避而已!」

「為什麼要放棄呢?文若先生一直信任著孟德先生,所以才一起奮鬥至今吧?」

「飛回過去的時候,你不也是非常拼命的想要回到這個時代嗎?」

「……所以我才想要一起回來,覺得必須要回來……」

「文若先生相信孟德先生的心意,就只是會像那樣放棄的──輕率的東西嗎?」

「……妳不會了解的。我的想法除了我之外,不可能有人理解。

「更何況是從不同世界來的妳,不可能會理解我想要讓漢王朝再興的願望!」

「──但是,很不可思議。」

「妳不可能了解。」

「然而為什麼──妳的話總是會打動我的內心呢?」

「……既然妳認為我是正直的人,那我想成為符合那個評價的人。」

「正確的引導王,就是我的職責。」

「多虧有妳,我才能想起自己的職責。」

然後文若就帶著花一起去找孟德,但是孟德已經前往陳留,文若就說計劃應該是會在陳留城進行,因為那個城的武官的名字有寫在密旨中。

就在孟德即將進入陳留城時,馬不停蹄追趕著的文若與花總算及時抵達阻止孟德進城,並請孟德直接回許都。

但是當孟德詢問理由時,文若卻說不能說,讓孟德說這樣他就沒有必要聽從。

眼看孟德就要直接進城,花趕緊跳出來說兩人一直以來合力奮鬥過來,既然這樣就再好好聽文若說話啊!

孟德就說不是他不聽,而是文若不說。(媽呀,我覺得我好像在看情侶吵架= =)

當花還想說下去時,文若就阻止花,叫花不用擔心,然後文若就說這個國家不能失去孟德,然而孟德只有一條命……

孟德當然察覺了文若想說的話,不過還是反問說對想守護漢王朝的文若來說,他不是敵人嗎?

文若當然否定啦,然後孟德就聽話的準備返回許都。

就在此時!陳留的武官就發作了!拔起刀來就要砍向孟德,驚覺到的花立刻衝過去擋著,而文若就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小宇宙……不,是爆發了他能去當武官的潛力!

111_20100924161510.jpg

憑藉著一把小刀擋下了武官致命的一擊!!!

被武官怒問是否要捨棄大義,文若就說孟德是這國家所需要的人,「我相信著曹孟德!」

憤怒的武官再對文若斬出一擊!!

文若的潛力與小刀合而為一,擋下了武官的攻擊!!(那個武官可以去死了,居然連兩擊沒砍死一個文官……是武官太弱還是文官太強XD?)

武官邊怒罵文若這個文官能接得下自己的一擊嗎,一邊朝文若攻擊,還說要連花一起殺死!!

再次擋下武官的攻擊,文若咬牙說:「我的確是沒在戰場上揮過劍的文官……但是,我也有想要保護的東西!

「自己相信的東西、該稱為理想的東西──」

「還有──比什麼都重要的東西。」

「如果是為了保護這些,我死不足惜!」

然後那個弱到爆的武官就輸給文若了………告非,哪個白癡任命文若當文官的?

 

後來文若兩人就和孟德一起返回許都。

途中,孟德、文若、元讓三人之間的談話就很和諧,元讓還說怎麼會有笨蛋用小刀去擋刀劍的攻擊啊?

文若無言反駁XDDDDD

後來文若就說出密旨的事情,也很誠實的說自己曾猶豫過要不要告訴孟德暗殺計劃,並說多虧有花才讓自己能排除一切迷惘。

文若說他的君主只有曹孟德一個人,而曹孟德所建的國家中須要漢王朝的血。

孟德就笑說文若真的很頑固,然後終於說自己沒有稱帝的打算,他想要的只有他們一直以來做為目標的理想國家。

話題告一個段落後,文若就跟花道謝,說幸好有她在。

 

之後孟德要稱帝的傳聞就消失了,花則是繼續在許都過著平穩的生活。

因為在意文若的未來是不是改變了,花就拿書出來看,果然書上寫的事已經改變了。

想到只要把書翻完就可以回家,花卻沒有這樣做……而是繼續去幫文若做事。

從文若口中可以得知孟德是要把政治中心轉到鄴,許都則會成為有皇帝在的首都…嘛,就是把皇帝當成裝飾…是象徵才對。

看著文若高興的樣子,花雖然也想跟著高興,卻又想到必須跟文若說自己要回家的事情,就高興不太起來。

大概是看花有什麼煩惱,文若就去拿了茶器進來泡茶。

一邊看文若泡茶,花一邊想著文若的事情,就突然發覺自己喜歡文若……但這樣一來又讓要分開的這件事更令人難過。

喝了茶後,花就下定決心要說出這件事而開口時,文若卻不是很意外的問花說是不是要回原本的世界了?還有點苦澀的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,但就是覺得花好像要跟他告別。

被問是不是打算回去,花就說她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,而且她覺得自己要在這個世界做的事情已經結束了,就只是覺得沒辦法幫文若做是有點寂寞而已。

文若就說少了整理書簡的人的確很不方便,不過花說有很多能代替她的人,還說自己不會看字也幫不上什麼忙。

這時文若立刻反駁,說花雖然不是很優秀,但卻有幫上她能幫的忙。

花一說下次文若會找到能幫忙得比她多的人,文若就說自己並沒有期望那種事,「比起能力的高低,是不是在身邊也不會讓我覺得礙事的人這點,對我來說更重要。」

「要找出這種人,比找出只是能力高強的人還要更加的困難。」

花就說這裡有很多人,一定很快就能找到不會妨礙文若的人。

文若就不滿的說花說得像是別人的事一樣,但花還是沒有明白文若話中的意思,終於讓文若受不了的說:「我是說如果是妳的話,待在我身邊也不會礙事!」

112_20100924161510.jpg

「──待在我身邊,花。」

花一邊震驚一邊聽文若說他一開始一直懷疑花,甚至想過如果有可疑的地方就直接關入大牢,也認為花會成為孟德軍的絆腳石。

「……到底是什麼時候,改變了那樣的想法呢。」

「等我發現時,懷疑你的心就已經不知消失到哪裡去了。」

「一直認為妳是礙事的存在,但不知何時變成了理所當然待在我身邊的人。」

「飛回過去的時候……還有在禪讓皇位事件中放棄的時候,妳總是在我身邊,從背後推我一把。」

「如果沒有妳的話──我說不定已經親手了斷性命了。」

「能力高強的人,或是能幫上忙的人多得是,但是──像妳這樣的人除了妳以外,沒有了。

「……待在這裡。」

「我想要妳,待在這裡。」

「這樣子說,會讓妳困擾嗎?」

被這樣說花當然覺得困擾,因為這樣一來會讓她沒辦法回去…會不想回去呀……

一邊哭,花一邊說她想留在這裡……

113_20100924161510.jpg

文若則叫花不要哭,然後就親了上去,「……待在我身邊,我也會待在妳身邊。」

「──花,我想和妳一起活下去。」

 

之後銅雀臺建好了,文若和花就到那邊去工作,第一次見到銅雀臺讓花讚嘆好大,一邊的文若也很不爽的說很大……還說管政治的地方不需要這麼壯麗的建築物,比許都的宮殿還大更是不敬。

這讓花心想文若果然一如往常啊,不過表情比之前還要溫柔wwww

當花問說為什麼要建造銅雀臺時,文若說一開始他以為是要比下皇帝,但看著這個彷彿要飛上天的建築物,就覺得孟德也不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力量而造這建築物的……「就算是這樣,不敬的這一點還是沒變。」文若你才沒變呢XD

然後兩個人今後就要更努力的工作了!

114_20100924161509.jpg

想到以後就要和文若一起生活在這個世界,花忍不住笑了。

不明白原因的文若雖然覺得奇怪,但也笑著說花就是要這樣笑著……

「……今後也一直待在我旁邊啊。」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第二次攻略新增事件

 

事件一。

被文若叫去工作卻反而被更加懷疑的花離開後,元讓就問文若是不是在懷疑花?

雖然元讓說做得太過火會被孟德囉嗦,文若還是不改態度,但又覺得花做為一個間諜也未免太老實了。

 

事件二。

喝醉的文若被送回房間後,意外地醒來了,元讓還說文若在他和孟德以外的人面前醉倒還是第一次呢。

被問到和花說了什麼,文若就說只是無關緊要的往事。

當元讓說花很不可思議,會讓他們鬆懈時,文若又說只是像小孩子一樣而已吧。(你這個嘴硬的傢伙!!!)

 

事件三。

回到十年前的洛陽,文若為了將策略傳達給叛亂軍而在晚上拜訪了某官吏。

當對方同意用花的策略後,對方就問起花的事情,整個很懷疑花不是文若的侍從,因為他很意外文若會留人在他身邊。

文若就說是順勢而為加上別無他法。

不過對方還是覺得很稀奇,而文若只說他很無聊。

反正就是官吏一定覺得文若喜歡花,但文若卻一點自覺也沒有啦!!

 

事件四。

孟德要花想想得到涼州的策略,在花離開後文若就要孟德不要太期待花。

孟德就覺得奇怪,因為花是他們軍中的軍師,還說文若會說這種不合理的事情還真不像他,「如果擔心的話幫忙她就行……還是說你想獨佔她?」

被文若瞪了一眼後,孟德就苦笑說自己在開玩笑,叫文若不要露出那麼恐步的表情XD"

接著文若就說花並不希望有戰爭,這樣子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好策略?

孟德只說不管怎樣事實上現在就是有戰爭,是沒辦法逃避的。

 

事件五。

在暗殺計劃失敗,孟德一行人回許都途中,和文若一起騎馬的花睡著了。

文若就說是因為放鬆下來了吧,因為花很擔心孟德的事情。

孟德則說花會這麼努力,不是因為他,而是因為文若吧,還說會擔心像文若這樣的人的女孩子很貴重,要文若好好珍惜~

文若除了說他知道外還能說什麼呢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若其實……

 

超像路人甲的唷<<慢著

 

和其他人相比總覺得外表稍微遜色了點,但是和玄德相比又多了點特色……就是看不到眼睛。(喂)

 

話說最後EDCG啊,我第一眼看到的感想其實是:「日本村姑與某大官」……

文若整個看起來就比孟德還要像高官,但是旁邊站著的花整個就是不知道穿越到哪去了。

沒事幹嘛把她弄得那麼像村姑!?像村姑也就算了,為什麼要這麼的日本化?我完全不能理解啊!!

這兩個人搭配在一起整個就是違和感很重…(目死)

 

然後說到文若的靈魂,竹本英史先生呢……對不起,我對這名字有印象,但從來就沒有認識過他。

沒關係……以後我會多多注意的……

 

最後是慣例的吶喊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路人甲先生請你去改行當武官好嗎!?(別鬧了

 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開玩笑的,下面這個才是真的吶喊:

 


文若你有美型男的潛力喔!!!

comments(0)|trackback(0)|三国恋戦記~オトメの兵法~|2010-09-23_16:17|page top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【多少乙女乙男】

【搜尋專用】

【聯盟中♪】



【給妳搭訕】

【噗浪Plurk】

加為部落格好友